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”:关于话剧《天下第一


  8月5号,人艺“迎奥运”话剧季的第一个剧目《天下第一楼》开演了。我第一次买到了楼下的票,13排,斜座,但是比楼上到底是舒服。天下第一楼的翻译很有感觉-------“top

  restaurant”,感觉是个豪门盛宴一样的,其实,还是没能够尽善尽美,天下第一,其实和那个top还是有区别的。。。。中国概念里的“天下”,怎么也找不到一个英文中和他相对应的词汇。

  这个剧目以前没有看过,电视剧播出的时候,因为演员我不喜欢所以也没有看,这一次看到这个话剧,真的很震撼了。80年代的编剧,到现在看来,比现在粗制滥造的剧情和不着边际的先锋派要好看,也要禁看得多。一路看下来,点点滴滴,起起伏伏,很传统,很辛酸,很无奈,——有点儿悲凉,有点儿无常,也有点儿沧海桑田,世事艰难中的近似啊q又并非啊q的超然。

  在话剧的最后一幕,玉雏送来的卢孟实的一幅结语一样的对子,真的让我回来的时候琢磨了一路——

  上联是:好一座危楼谁是主人谁是客;

  下联是:只三间老屋时宜明月时宜风。

  横批没有,是店里的一个潦倒文人修先生提的叫做:没有不散的宴席。

  “没有不散的宴席”,这句话,是一种无奈的慨叹,是一种怅然的悲观,也是一种贯穿全剧的哲思。这句话让我首先想到的是林黛玉的“喜聚不喜散”,而巧得很,《红楼梦》里面的主题也正是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”,统共这一句话,被《红楼梦》的主角们说了不下十几遍。——“没有不散的宴席”,其实也不只是一种悲观,也是一种事实上常有的感受,常有的一种感情。

  忽然想起,各个电视台播放电视剧的时候,总是喜欢在最后一集写上“大结局”。小时候看到的通话故事,也同样是“幸福快乐的生活”的大结局。看一本故事,如果看不完,总是会想翻到最后一页,先看看结局是怎样的。这是为什么?就因为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”,就因为,一个故事如果有了头,就会有个结尾。不管这个结尾什么样子,他都已经结束。

  如果明白“没有不散的宴席”的真正含义,才会明白《天下第一楼》里面的一些情节,最后大少爷问玉雏“卢孟实怎么没有把你带走”,玉雏居然坦然的说“他家里有老婆”!整个的剧里面,做得最超然的就是玉雏这个角色了。敢爱敢恨,“不求天长地久,只求曾经拥有”,虽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这样拿得起放得下,但是这种坚强,这种果断,这种看似毫不在意的随便,多少会让人在心里有一闪念的羡慕,可是这种羡慕就像是流星一样的,划过就划过了,不会再想,因为遥不可及。